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女友陈灿
女友陈灿
“喂!你找谁?”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。

  “陈灿在吗?”

  “你是?”

  “我……我是陈灿的同事。”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,不知道这个撒的这个谎能不能骗过陈灿的妈妈。

  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对方追问着。

  看来,要通过陈灿妈妈这一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请,我脑子飞速旋转,想着该怎样应答,“奥!是这样,我们办公室在加班搞一份材料,需要储蓄科的一些材料,只能找陈灿了。”

  “你稍等,我去叫她。”我听到电话被放到桌子上的声响。

  “喂!谁啊?”是陈灿的声音。

  “我,田志远!”

  “你在哪?”陈灿的声音很激动。

  “我在大街上。你妈妈在身边吗?”

  “没有啊!”

  “我刚才打电话,你妈妈盘问了我半天呢。我说是你的同事,还说单位要加班。”

  “你真是这样说的?”陈灿高兴起来,“那我正好借故出去,你等着我,我去找你!在家说话不方便,我一会给你打公用电话。”说完,陈灿挂了电话。

  一会儿,我的手机响了,是陈灿。我告诉她,我在索菲特大厦门前,这里距离她们支行不远。陈灿告诉我她打车过来。一会儿,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,罗灿从车里跳了出来。

  初秋的夜晚已有了些许的凉意,我抓过陈灿的冰凉的小手,她顺从的把手伸进我的臂弯。路灯拉长了我们的身影,大街上车辆川流不息,而此刻的我们已经沉浸在分别后重逢的喜悦里。

  “志远,我以为你忘了我呢!”陈灿把头靠在我的肩上。

  “这一段工作太忙,一个月的工作全攒在这一周。”我轻抚着陈灿的秀发。

  我们边走边说,前面就是我们的宿舍楼了。在大楼的阴影里我们同时站住。

  我把陈灿;搂在怀里,她也紧紧的抱住我,“志远,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!”我们热烈的吻着,良久,我们分开来。我望着她的眼睛,那里是如丝的柔情和燃烧的激情。

  打开寝室的门,发霉的气味依然弥漫着,烟头扔了一地,桌子上、床上到处是散乱的书。

  “看你,外表那么帅气、干净,寝室却像一个猪圈!”陈灿收拾着床上的书。

  我接过她手里的书,放在桌子上,然后抱住她,把她压在床上,身下的陈灿面容白皙美丽。她闭上眼,“志远,快点,我要!”

  我迅速除去她的衣服,只剩下乳罩和内裤,可是乳罩我怎么也解不开后面的扣索。陈灿自己解开它,“真笨!”她轻轻打了我一下。我把她的内裤也褪了下来,她美丽雪白的胴体暴露在我眼前。

  我解开腰带,把自己也脱得精光。我掏出早已坚挺的肉棒,这次,陈灿的下面已经湿润的一塌糊涂了。我扶着肉棒在她下面轻轻刺了下去。还好,顺利的挺了进去。我感觉她的里面火热滚烫,使我不得不激烈的抽插。

  “啊!~ ”陈灿长长呻吟了一声,然后开始猛地向上挺着下身,以至于我每一次深入我们的身体都会“啪”的撞在一起。

  我跪下来,挺起上身,好看清楚看到我的肉棒在她阴部进进出出,每次拔出来都会带出粉色的嫩肉。“别看了!”陈灿用手来捂我的眼睛。我顺势拉其她,我坐下来,让她骑在我的身上,我拨开她的长发,让她也能看到我们交合的地方。

  陈灿在我的身上不停的耸动着,“啊!啊!~ ”她呻吟的声音明显加大了,“志远!我的下面痒!快……快点!”

  我把陈灿放到床沿上,然后我立在地上,猛烈的冲击着。

  “嗯!啊!`~”陈灿坐起来紧紧抱住我,她的下体一阵阵的抽搐、痉挛,“志远!好美!好美!”我也猛烈的冲刺,我感到下面强有力的喷射。她把下体紧紧地贴住我。我们抱在一起滚到了床上。

  “志远,你好棒!”陈灿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胸部。

  “你舒服吗,灿?”我轻轻的问。

  “我是第一次感到这么舒服,你戳的时候感觉好涨,可你拔出来的时候,我感觉到很空虚,很难受。最后的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好像一朵花正在盛开,太美了!”说完,她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。

  “志远!我知道你在乎我不是第一次了。”她的眼里蒙上一层雾气。

  我吻住她,不让她再说下去。

  她避开我,喃喃地说:“志远,你不用有压力,我不要你承诺什么,我只是喜欢和你在一起!”我看到两行泪水在她的面庞上滚动。我轻轻地为她吻干。

  “志远,我是在喝酒喝多的时候被李健占去了身体,他总被我父母宠着,我也只好认了。可是,我从来就没有快乐过。自从在云梦山遇到你,我才知道什么叫爱,什么叫快乐!”陈灿紧紧的抱住我幽怨的说,“老天为什么不让我再一点遇到你!”

  这时,陈灿的呼机响了,是她妈妈:灿灿,加班晚了就不要回来了,一个人不安全,就住在支行招待所吧!

  “这回放心了,我不用回去了!”陈灿带着泪的脸上绽出了梨花带雨般的笑容。

  这一夜,我们做了五六次,直到再也没有力气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