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调教真理子
调教真理子
「妈妈……」

  甜而带俏的一声撒娇之声,一位束了两条长长的辫子,脸上挂着一副大眼镜,

  背上了个深红小书包的可爱女孩子,正兴高采烈地缠在她那慈祥妈妈的脚边。

  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清晨,正是这个小女孩上小学第一日的入学式。学园之上有不少的学生在观察四周,也有不少仍在和父母一起。面对又新又大的校园和校舍,还有这么多的老师和一大班和自己年龄相约的新同学们,也很难怪一群小孩子们都如此兴奋。

  「我的小早苗,小学的校院好玩吗?有没有见到什么有趣的同学?」弯下了身,亲切地笑着向早苗回话,在这位早苗的妈妈面上是令人无法抗拒的美丽和贤淑,於阳光之下,其灵气竟似不弱於眼前的一个小女孩。

  黑发雪肌,明眸桃唇,古典气息,知性成熟和不一般的清丽,即使已为人母,非但无损她的美貌身材,反更使人深深感受到她散发的一种温暖和谐的气质,即更是在她们附近的其他父母和小孩,也不禁留心起这位漂亮的丽人。

  「很棒很棒!!我们班上有很多很可爱的男同学。」看着早苗又跳又做着动作地绘影绘声,她的妈妈不禁温柔地掩嘴微笑,其柔美之姿更使看到的旁人心动。

  「男生不是用可爱来形容的。」

  「爸爸!」

  出现在她妈妈身边的,是一位样子平凡而且还中年发福的汉子。就外形上看,他和他的妻子并不是很配对,然而当他一出现,他的妻子眼中却立时闪动着温馨而幸福的华采。

  「早苗这么小就懂得看男生,看来我们真是老了,呵呵呵………」「爸爸,早苗才不是呢。」看到被调笑而面红不已的小早苗,夫妻两人同感无比欣慰,其快乐满足更是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们面上。

  合家的快乐光景,就一直持续至学园上课的铃声响起,早苗乖乖地亲了一亲美丽妈妈的面颊,向爸爸则作了个可爱的鬼脸儿,才摇着小裙子,跑着跳着回到了校舍之内。

  看着早苗的远去,夫妻两人就一直并臂站在原地,直至看着他们的爱女那娇小的背影慢慢地消失於眼前。

  沉静了良久,当其他的父母也离开以后,男子的口中突然爆出了一句说话。

  「这个年龄居然就对男生有兴趣,早苗看来真的继承了你荒淫的血缘呢,真理子。」

  男人嘴上现出一个淫邪无比的笑容,和刚才那慈祥和蔼完全地相反。无视於身在女儿学校的操场,他的手绕过真理子背后,把她那只豪乳用力地抓起来。

  「我………」面对突如其来的羞辱和犯侵,真理子并没有任何的抗辨,只是面上闪过红霞,知性的眼眸里点燃起闪闪生辉的光茫。

  「今日真是高兴,真理子,我们就在这里拍一些有趣的记念照吧。」「但……这里……是……是的……」

  「动作快点,要把下流的身体全都露出来。」

  「……是的……」

  面上虽然害羞,但真理子却真的服从了丈夫的说话。看了四周再没有其他人,竟就这样在光天白日之下,於小孩子们神圣的学园操场上,小心地解下了衣领,反开了亵衣,扯起裙子拉开内裤,那双高耸入云的白晢巨乳,昂然勃起的艳红乳头和浓密绻曲的体毛,全皆暴露在这个开放而广大的空间之中。

  「那是什么呀,真理子你的一对奶头又勃起了,这么喜欢被看吗?真是淫贱无耻呢。」被丈夫讥笑自己的下流,真理子的面颊上更为绯红,但也更为艳丽动人。

  「变态!给我看着镜头好好介绍自己!」男子拿出了旅行相机,对真理子带点粗暴地叱喝起来。

  真理子全身剧震,但从她柳眉轻蹙的表情看来,却不像是害怕。呼吸突然的加快,原已巨大的胸部,起起伏伏的,更为突显那骄人的豪峰。她靦腆地望着旅行相机,嘴上尴尬地牵出笑容,在镜头的瞄准下,面红耳赤,眼泛春潮地颤抖着半裸的娇躯。

  「主人……请为你的奴隶妻子?隼真理子,这个下流淫贱的姿态,好好地拍下来。」

  男子满意地冷笑并按下快门,太阳之下那美丽却淫乱的美女就被拍摄进相机之内。



  自从早苗入学后的好几年里,真理子一家都生活得相当愉快。丈夫的工作一直顺利,而真理子也克尽其职地相夫教女。

  看着早苗一天一天的长大,和丈夫之间的恩爱,更是非他人能明白的如胶似漆,如此的幸福生活,在真理子而言都是犹如不会、也不用醒来的美梦。尤其是真理子那天人的美貌气质和贤慧的谈吐举止,更是惹来左邻右里的艳羨. 他们也因此而成为了这街中的模范之家。

  这一夜,真理子看着爱女早苗入睡以后,乖乖地回到客厅之中。

  脱下了一身浴衣,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真理子,让她的主人丈夫熟练地把她给五花大缚起来。

  仍未到三十的她,除了贤淑秀逸的美貌外,在端庄面孔之下却是一副熟得不能再熟的肉体。不用工作的真理子,皮肤保养得非常地好,不但是如霜雪般洁白,更如羊脂白玉一样滑不溜手,在被绳子缚起之后就更是白中透着一遍嫣红。

  那一双巨大骄人的豪乳,配合她那高佻的身型,非但没有臃肿感,反而充满了女性性徵的强大魅力,实在使人对上天的创造力感到惊叹。

  粉颈上被套上了如火般红的首轮,除红白相辉的抢眼美感外,更清楚表明了这位美丽人妻的性奴隶身份。粗粗的麻绳,非只把一双柔美的玉手反缚到背后,更绕在胸前的豪乳上下,使得那双峰及峰上两枚红色蓓蕾直勾勾的激突出来。

  左脚被吊起,单脚支地的身躯在无法自卫和遮掩下,那女性最吸引和稳密的桃红洞口大为张开。

  微隆丰满的肉丘上早已被清除了所有的杂草,然而在其之上竟有一些比毛发还要抢眼的东西,那是两个不大也不小,但看了却会使人感到无比震憾的黑色文字刺青——‘爱奴’。

  「哈哈哈……怎么淫水流到一脚都是呢。真理子呀,你真不愧是真正的重度被虐待狂呢。」

  被说得羞惭无地的真理子垂下螓首并阖上两眼,而那长及腰际的一丝丝秀发在空气之中散乱轻飘,那凌乱和春情更加添了无限的风韵绮旎。

  正如她的主人所说,经过了长年累月的调教,现在的真理子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被虐待狂,渴望被她的男人凌虐蹂躏的美丽牝犬。

  在被缚着的时间里,即使什么也没有对她做过,但那一条白洁优美的长脚,仍被自己肉穴所自然流出的下流汁液沾得湿透了。

  她那一对山峰上的蓓蕾,就更是完全不顾主人的耻辱而高高地挺立,也像是盛开的漂亮花朵向人示意渴望人家採摘一样。

  斯文端庄的绝美长相,竟有着淫邪无耻的丰满肉体,真理子就是那种天生的奴隶,男性梦寐以求的性爱恩物。

  看着主人手持一个注射型的灌肠器慢慢步近,真理子的两条柳眉轻皱,红润的樱唇欲言又止。

  「已经等不及了吗?今天这些灌肠液可是加进了一点碳酸,保証真理子你会爽得反眼叫好……嘿嘿嘿……」

  「碳酸!……等等…主人……」

  对真理子的说话视若罔闻,灌肠器的注射头往她那一缩一张的红色菊花口一推,注口就插了进去。

  被缚起手脚的真理子,只感到肛门被强行侵犯,然后一些冷冷的液体直接流入了体内,她除了仅能稍微摆动一下身体外就只能在口中轻呼呻吟。

  混和了淡碳酸的灌肠液的确不能说笑,甫一进入,真理子已感到阴冷瞬即化为火热,强大的刺激满贯大肠之内。那种像是被腐蚀的感觉使得真理子不住呼叫求饶。

  「主人!太强……放过我……」

  腰际一个大肚腩的中年大叔,却在凌辱一位千娇百媚的美女,那个景象还真是荒淫至极。

  男子毫不留情地不断向真理子的肛门注入灌肠液体,没多久已经使得真理子的肚子大得有如孕妇没有两样。但他对此仍不满足,拿出一个大型的肛塞就封闭了真理子的排出口。

  被注入的份量应该超过了1000CC,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承受的分量了,可是真理子的肉体也早已经被调教成和常人不一样,这个程度仍在她的接受界限之内。

  「呵……不……主人……让我排出来……那样……我……会死……噢……」「你这条母狗真吵,排出来是不可能的了,你忍不了也得忍。」看到真理子腹大便便的样子,他似乎很高兴,还用手在她那大肚子上抓下去,使到真理子又再挣扎呼喊。

  「啊……忍不了……主人……我……」

  男子笑着把真理子解下来,并把她的两条腿对摺缚起,再用绳子将真理子脚朝天头向地的倒转缚於沙发之上。

  「排泄就没有了,来给你一点玩意解解困吧。」仍感到肚内绞痛的真理子,意外地面色反更越来越红润,刚刚仍吵着的小嘴现在却变成了均衡的深呼吸。赤裸的美丽胴体也染成引人的嫣红,下身的肉穴里淫液更流过不停。

  「主人……真理子……排泄……主……嗯……人……」男子把多个震动跳蛋拿出来,先用胶贴把两个贴上了真理子那高勃的乳头上,再把其余的四个给埋到她的性器之中。

  「嘿嘿嘿嘿……真理子,你这个样子像极是要受刑的女囚呢……哈哈……一会儿我就会把你行刑了……哈哈哈……」

  看到真理子像个倒转葫芦的大肚子模样,那大张的双脚突出了那个朝天而且紧紧封死的肛门口。三点最为敏感的地点都安装了震动器,现在只等男人把那开关一开启,就是对真理子行刑的时候了。

  「真理子,这几个震蛋不是普通的傢伙,那是特别连在交流电的震蛋,保証电力充足而强劲呢!」

  已然气若游丝的真理子呆眼看着自己的男人,对他的说话也不知是否真的听得进耳内。

  「上路吧!!!」

  他双眼像是会放光一般,将变压器的开关打开,紧接而来就是真理子的大声悲叫和她那丰满女体的强烈震动。

  「呀~~呀~~~」

  「会死的……不要……呀……主人……停……」不住的挣扎和不断的哀号,反更使她的主人高兴和兴奋。

  「想停吗?好,那就看你的表现吧。」

  他急不及待地脱下了衣服,那早已兴奋得硬挺的阳物立时出现在真理子的面前。为了快点可以得到解脱,真理子不再多说话就张开了口。

  男人行近了她,把阳具老实不客气地毕直插进了真理子的檀口之内。他用力地抓着她那向天的两条玉腿,就像玩电动游戏一样控制着真理子的身体前后微摆。

  不断被摇晃,使到体内的灌肠液和震蛋,更为刺激她那成熟的肉体,同时更承受着男性边凌辱而边口交,真理子在快乐和痛苦的边缘徘徊挣扎,然而受虐狂的血性,却被极度的变态玩意慢慢地被唤起。

  「哈哈哈……真想让早苗也看看真理子你这个淫贱的德性…哈哈……啊…」为了尽快解脱,真理子把塞在口中的阳具努力地吸吮,舌头也尽量为主人的阳具服务。

  在男人得意而轻蔑的笑声之中,真理子感到他的身体轻微地抖动,在脑中朦胧地想到射精二字时,一股腥臊的液体已直射进了她的咽喉深处。

  当他大叫一声后,愉快地在真理子的口内尽情发泄和满足,及后他也无力地跪坐在真理子的面前。

  「…………极限………………极限………主人……」震蛋仍在滋扰她的乳首和小花穴,灌肠液也在她的直肠肆虐,精液在红色的唇边一滴一滴地倒流,小部份更向地上滴了下去,但在嘴角之上竟像有个妖媚的笑意。全身已经嫣红的真理子,被折磨得连说话也断续不清,那一对美眸很不容易地睁开,但已没有了平时的神采。

  「………极限……排泄…………主人………主人……」看了看跪坐地上的主人,他一动不动的全没有半点反应,迷糊之中一个念头在脑中隐约地浮现起来。

  「不~~~~~~~~」一时之间,真理子的脑中变成了全白,看着心爱的主人颓然地坐在面前,那还有一点半点气息。真理子发狂似地挣扎,但身体仍是受制於绳索的束缚。最难堪还是她那已然被悦虐所荼毒的躯体,在一个死人的面前苦苦挣扎之时竟还出现了极为强烈的兴奋。

  虽明知环境极不恰当,但没挣扎多久,被虐的快感再次支配了真理子的身与心。肚子之内的便意已抵达极限,无奈肛塞却仍是硬塞了它的出口,使到她痛苦得流出眼泪,可她同时却感到自己的身体正一步步地被强制逼上高峰。

  「啊…不……求你……不要………在这时…」

  徒然地乱叫乱动后,一阵强烈的触电感游走全身,配合震蛋那强而有力的刺激,真理子知道自己的身体已全面不受控地快将进入高潮境界。同时全身的肌肉包括了肛门的括约肌也自动自觉用足全力地收缩,而肛门口也因此传来了异感,一直受到撞击的大型肛塞居然有被撞开之势。

  真理子心中极度惶恐,但肉体却被欲火持续焚烧,一对脚在空中不停地摆动,连真理子也以为身体再不属於自己似的。

  她咬紧牙根地忍着便意和快感,也瞥了一眼自己那下流的地方,那塞子扩开了红色的菊花口慢慢往上昇,看来好像真的要被沖开了。

  「停……停………止……不………啊!!!!!」突然的一声大叫和巨响,真理子的身体在沙发之上古怪地扭动好几次,污物也终於沖破肛塞的阻挠,与体液会合一起望天喷洒开来,她也达到了性的高潮。

  在她仍是失神昏死时,六个震蛋仍在继续刺激她的肉体。尤其是四个深入她体内的震蛋,与及那诡异绝望的困境状况毫无道理地燃起她的变态性趣。

  不知多久后又再感到一种又酸又麻的感觉在下阴和乳尖出现,真理子的身体也没有了挣扎的能力,只能任由快感的波动支配着她。

  「救……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对时间的观念已经迷糊,真理子连说话求救的发声也办不到了,所有挣扎脱困的力量和意志也被快感及高潮撞散。

  在这个死寂的大厅之中,就只有她一个人全身赤裸微微呻吟的声音,脑中朦胧地想到将要让人发现自己这个变态下流的模样时,精神意外地没有做成太大的悲伤,反而快感的冲击却还更大。

  在这个完全绝望的闭锁环境里,真理子的精神灵魂逐渐脱逃了躯壳。

 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,全完摧毁了这位贤淑美女的一切理智和思考,变成余下一具纯粹的肉体从凌虐而得到兴奋,被刺激而达至高潮,高潮过后又重新的燃起悦虐之火的无尽循环。

  高潮之后仍是高潮……………

  临近天光,客厅的大门终於被开启,身穿睡衣的早苗步进了客厅之内。一股浓烈的臭气瀰漫着整个厅子,而当她看到里面的情景时,她立时呆若木鸡。

  入目的是全裸而黝黑的胖爸爸跪在地板,她那慈祥贤淑的美丽母亲则倒转凝定在沙发上。

  已不知高潮了好几多十次的美白赤裸身体上,沾满了不知是什么的液体以及被一捆一捆的粗麻绳所紧缚着,一些像是电线的粉红线子,由她那艳红的羞人地方伸挻出来。

  身体所有能动的肌肉都怪异地痉挛,最明显是她那十只脚趾像是用尽全力地扭曲了一样。她那一向柔和的双眼已经反白,原本细小的樱桃小嘴大张,在嘴角处更泊泊流下白色的泡沫…………

  【完】